Trending

No tags found
Thursday Jul 07, 2022

原创 王者荣耀“打赏”-汕头三母子,6天身家暴涨12.7亿元

原创 王者荣耀“打赏”-汕头三母子,6天身家暴涨12.7亿元

原标题:王者荣耀“打赏”:汕头三母子,6天身家暴涨12.7亿元

《王者荣耀》的价值有多大?

或许此刻已经是中国IP里的老大。

2021年,国外机构WikiMili发布了一份最具价值IP榜单,宝可梦登顶。

在这份榜单中,腾讯旗下的《王者荣耀》以100亿美元的收入位列第50名,成为榜单中唯一的中国原创IP。

这样的榜单,或许许多人还不以为然,那么如果有了王者荣耀加持的品牌会如何?

最近的一次“魔幻”事件特别能说明问题。

近日,拥有“喜羊羊”“巴啦啦小魔仙”等知名IP的奥飞娱乐向外透露获得“王者荣耀”授权,计划在今年四季度发售Q版盒蛋系列等相关产品,因而在资本市场遭到爆炒。

截至5月20日,奥飞娱乐最近6个交易日收获了5个涨停,公司实际控制人——汕头三母子身家暴涨了12.7亿元。

奥飞娱乐,或许很多人听着会迷糊。

那么换个名字呢?奥迪双钻……

估计许多80后们就突然想起来了,原来是它。

奥飞娱乐是国内最有实力的动漫及娱乐文化产业公司之一,成立于1993年,前身为奥迪玩具实业公司。

上世纪90年代,奥飞娱乐的创始人蔡东青便开始尝试早期的IP商业化——重金引进日本动画《四驱小子》,同时引入四驱车生产。

当时四驱车玩具与动画的相互促进,让奥飞娱乐在2000年初就将公司的销售额冲到了3亿元。

事实上,奥飞当年也是引入日漫来驱动了四驱车,国人也是先动漫后衍生玩具的路径,且当时国内缺少类似的玩具,而具有极大优势。

逐步崛起之后,坐稳“玩具大王”地位的奥飞动漫在2009年于深交所挂牌上市,成为“国漫第一股”。

然而,尽管相继拥有了喜洋洋与灰太狼、铠甲勇士、巴啦啦小魔仙、爆裂飞车等知名IP,但似乎再也没出现过四驱小子式的动漫与玩具深度互动的盛宴。

自家的IP没做成爆款,奥飞则把目光投向了“联名”上。

奥飞娱乐已获得了热门游戏 IP” 阴阳师 “、潮玩 IP” 星际熊 ” 盲盒产品授权,以及知名国漫 IP” 狐妖小红娘 ” 盲盒产品的总代理权,已推出 ” 阴阳师 “、”Sank Toys ( 藏克潮玩 ) “、” 星际熊 ” 等多款盲盒产品。

此次,拿下王者荣耀,也只是这样一个“联名”的衍生。

为何奥飞会突然被看好呢?

为何奥飞能被游戏厂商热衷?

奥飞真能让王者荣耀IP衍生大爆吗?

对此,市界李楠和书乐进行了一番交流,贫道以为:

游戏公司青睐并非奥飞实力强悍,而是国内游戏IP衍生成功者为零,而唯有奥飞真正有过类似案例,才让它再试试。

不可否认,奥飞拥有国内至今最强又或者可以说是唯一商业化成功的IP衍生案例,即引入动画片四驱小子和推出奥迪双钻四驱车。

但这个让奥飞崛起的经典商业案例也在根本上影响了它的二次元衍生品逻辑,即儿童玩具化。

资料显示,奥飞娱乐拥有的 IP 资源主要集中于 K12 领域,玩具产品销售对象也主要面对 K12 人群。

这个模式在当下二次元消费主力人群集中在中青年而非12岁以下少儿状态下,可以说格格不入。

仅以盲盒为例就不难看出纠结。

据京东超市与京东消费及产业发展研究院联合发布的《Z 世代玩具消费趋势报告》,购买潮玩盲盒的主力军集中在 26-35 岁,占据约 40%。

王者荣耀的盲盒潮玩,显然也更多的在成年人中发力,这和奥飞长期耕耘的市场并不一致。

事实上,奥飞早就有过失败案例。

此前拿下有妖气这样的中青年IP集群缺无力转换,或可作为旁证,这或许也是奥飞选择在去年年底将有妖气“过户”给B站的原因所在。

此外,媒体还报道称,奥飞娱乐与知名流行文化创意玩具公司 “Funko” 达成合作,开通 “PopAsia 天猫旗舰店 “,负责销售 “Funko” 旗下漫威系列、哈利波特系列、NBA 系列等潮玩产品。而 PopAsia 旗舰店获得的关注更少,粉丝数仅为 424 人。

由此可见,游戏IP的衍生能否有效,或许一开始消费者就有点“不对味”了。

而潮玩,作为奥飞重新崛起的方向,或许一开始就蒙上了阴影。

毕竟,此前的战绩并不亮眼。

愚以为,至少目前看来,盲盒打法目前正在过气、且在潮玩正在从简单的蹭IP热度往深度研发设计上进击,仅仅让出现多年且衍生品有却不热的王者荣耀有一堆新公仔玩具,并不足以改变奥飞业现有绩和发展轨迹。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Back to Top